研究表明,合法吸食大麻可能会减缓青少年吸食

- 编辑:大众自然网 -

研究表明,合法吸食大麻可能会减缓青少年吸食

根据华盛顿大学的一项新研究,华盛顿州成年人吸食大麻合法化可能阻碍了青少年吸食大麻的稳步下降趋势。

对230多名青少年和年轻人进行的纵向研究发现,大麻合法化后,随着商店的增多和成年人使用毒品的增加,青少年使用大麻的可能性比不使用大麻更大。

“当我们想到大麻合法化的时候,一个担心就是未成年人使用大麻的情况可能会增加,”珍妮弗·贝利(Jennifer Bailey)说。她是华盛顿大学社会工作学院(UW School of Social Work)社会发展研究组的首席研究员和该研究的主要作者。“过早使用和在青少年时期大量使用手机会对健康产生很多负面影响,之后以及以后的生活中,所以我们不希望青少年的手机使用量上升。”

贝利指出,在大麻合法化之前,青少年使用大麻和其他毒品的比率在过去几十年都在下降。

这项研究发表在7月9日的《美国预防医学杂志》上。

研究人员调查了大麻合法化是否会导致青少年使用该药物,以及青少年对该药物有害的认知。在对参与者的年龄、性别、种族和父母教育程度进行控制后,研究人员发现,最近才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在过去一年里吸食大麻的可能性较小。例如,2000年以前出生的孩子中有11%在过去一年中15岁时吸食过大麻,而2000年以后出生的孩子中只有5%在15岁时吸食过大麻。

这一发现与青少年药物使用的总体下降趋势一致。但贝利说,在考虑了这一趋势之后,合法化的影响才显现出来。

考虑到孩子出生的年份,在2012年选民批准使用非医用大麻后接受采访的青少年报告在过去一年使用过大麻的可能性要高出好几倍。贝利认为,这意味着大麻合法化可能会对近年来青少年药物使用的减少产生影响。

新发现与其他研究略有不同,其他研究显示未成年人吸食大麻的比例在大麻合法化后保持稳定或略有下降。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说,这可能反映了研究方法。华盛顿大学的研究通过对1989年至2002年之间出生的孩子进行15年的跟踪,并将合法化前的青少年和合法化后的青少年进行比较,从而得出了青少年吸毒的长期趋势。其他研究则采用基于学校的或选择性的调查来一次性评估更大的人口数量,但并不总是考虑到长期趋势。这些方法也提供了重要的信息,贝利说。它们只是反映了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角度。更广泛的时间点调查并不关注个人变化。

贝利说:“他们只能看到整个州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如何变化的。”“像我们这样的数据可以让你了解个体,以及药物使用和行为是如何随着时间变化的,然后我们可以将其与政策变化联系起来。”

华盛顿大学研究的参与者是一项更大更古老的纵向研究的参与者的孩子:西雅图社会发展项目。这项研究跟踪了数百人——从20世纪80年代他们还是西雅图小学的五年级学生开始——对各种情况、行为和生活选择进行评估。这项新研究对他们的233个孩子进行了采访,这些孩子都在大麻合法化之前和之后。

2002年这项研究开始时,儿童参与者的年龄在1到13岁之间;大麻的使用从10岁到20岁进行评估。研究人员发现,样本中最近才进入青少年时期的儿童更有可能认为毒品有害。例如,2000年以前出生的15岁青少年中,有69%认为经常吸食大麻有害,而2000年以后出生的15岁青少年中,有77%认为经常吸食大麻有害。贝利把这归功于学校和社区多年来的毒品预防和教育工作。

然而,这项研究并没有发现大麻合法化和青少年对毒品伤害的感知之间的整体联系。作者指出,可能是改变的社会态度推动了大麻法律的改变,而不是改变的法律推动了观念的改变。

贝利说,研究人员之所以研究对伤害的感知,是因为人们更倾向于从事他们认为相对没有风险的行为。例如,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人们普遍对许多药物的危害认识较低,而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当认识到的危害增加时,使用量就比以前高。

“人们通常喜欢照顾自己。他们一般不会做有伤害风险的事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一直在追踪大麻的使用情况,这与人们是否会使用大麻高度相关。”

华盛顿大学的研究还发现大麻合法化和青少年吸烟之间没有联系;一种物质的使用常常伴随着另一种物质,贝利说。近年来,全国青少年吸烟人数急剧下降,这主要归功于高税收、更严格的限制和广泛的公共健康营销。

研究人员正在密切关注最近青少年吸电子烟的急剧增加是否会影响到青少年吸烟率的下降。

贝利说,在其他大麻合法化的州进行的类似研究——该研究的参与者几乎完全居住在华盛顿州——可以提供法律和行为之间联系的进一步证据。目前,近12个州允许出售大麻用于非医疗用途;另有22个州只允许将该药物用于医疗目的。

贝利说,尽管如此,华盛顿大学的研究结果可以帮助我们向青少年和大麻提供预防信息。

“如果正常情况下使用率会下降,那么保持稳定的青少年使用率就不够好。在大麻合法化的背景下,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青少年吸毒的预防,因为我们想保持大麻合法化之前我们所看到的减少。”贝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