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细胞因子风暴”可能缓解严重的COVID-19症状

- 编辑:大众自然网 -

预防“细胞因子风暴”可能缓解严重的COVID-19症状

对于一些COVID-19患者来说,身体的免疫反应可能与导致疾病的病毒一样具有破坏性。一些危重病人持续的高烧、严重的呼吸窘迫和肺损伤都是免疫系统超负荷运转的迹象。

Howard Hughes的医学研究员Bert Vogelstein说,现在,一项新的临床试验将测试一种针对这种过度活跃的免疫反应的治疗方法。他和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团队目前正在招募参与试验的个人,其中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 45至85岁的患者,他们患有COVID-19,但没有使用呼吸机或住在ICU。

他们的治疗方法是一种被称为-受体阻滞剂的常见处方药,他们的研究结果和最近的一项医学声明数据分析表明,这种方法可能会在炎症加剧之前打破炎症过度的循环。

Vogelstein说:“我们所提倡的方法是,在疾病的早期阶段,即你知道他们已经感染,但在他们出现严重症状之前,对高危人群进行治疗。”他说,如果试验结果表明该药对COVID-19是安全有效的,它可能会帮助许多人在家中安全地康复,并减轻医院资源的压力。

失控反应

过度活跃的免疫反应并非COVID-19所独有。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和接受免疫治疗的癌症患者可能会出现类似的症状。这些反应被称为巨噬细胞激活综合征、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或者简称为“细胞因子风暴”。

当巨噬细胞(和一些其他类型的免疫细胞)检测到病毒颗粒时,它们通过释放各种称为细胞因子的蛋白质来发出警报信息。这些细胞因子将其他免疫细胞吸收到这个场景中——一种适度的炎症反应,帮助身体抵抗病毒。但巨噬细胞也可以释放其他信号分子,称为儿茶酚胺,进一步放大这种反应,触发释放更多的细胞因子。结果是一个失控的反馈循环,就像雪球滚下山时越滚越大。

霍普金斯大学的风湿病学家马克西米利安·科尼格(Maximilian Konig)正在协助协调这项试验,他说:“似乎一旦这个过程开始,就无法适当地将其关闭。”

在COVID-19爆发之前,Vogelstein的团队已经在探索减轻免疫疗法治疗的癌症患者的炎症性免疫反应的方法。研究人员对一种名为α受体阻滞剂的药物很感兴趣,这种药物被广泛用于治疗前列腺疾病和高血压,同时也会干扰细胞信号,从而引发细胞因子风暴。从理论上讲,alpha阻断剂可能会在细胞因子风暴开始前阻止它。

Vogelstein的研究小组在2018年的《自然》杂志上报告说,给细菌感染的老鼠使用-受体阻滞剂可以减少细胞因子风暴,减少死亡。而且,研究人员发现,这种疗法似乎不会损害免疫反应的其他方面。

避开风暴

Vogelstein的研究小组最近在《临床研究》杂志上提出,随着过去几个月美国COVID-19大流行的不断升级和重症患者出现细胞因子风暴症状,在人类中测试α受体阻滞剂的想法变得更加紧迫。

为了获得α受体阻滞剂临床试验的批准,Vogelstein的团队首先调查了医疗索赔数据。他们梳理了因肺炎和急性呼吸窘迫而住院的患者的记录,并分析了如果患者在不相关的情况下服用了α受体阻滞剂,其预后是否会更好。研究小组的初步结论是:服用α受体阻滞剂药物可降低因呼吸窘迫而死亡的风险。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苏珊?阿西(Susan Athey)说,单凭这一点,还不足以为COVID-19这样的全新疾病开出该药。阿西曾与福格尔施泰因的团队合作进行索赔分析。但这有助于支持该团队的临床试验。

霍普金斯大学的神经外科医生切坦·贝特高达(Chetan Bettegowda)说,在试验中,COVID-19患者将在6天内逐渐增加一种名为哌唑嗪(prazosin)的α受体阻滞剂的剂量。然后,该小组将评估接受该治疗的患者是否比接受标准治疗的患者有更低的ICU收治率或呼吸机使用。他们将对每位患者进行60天的随访,但首批患者的初步数据可能会在数周至数月内获得,贝特高达说。

如果试验结果表明α受体阻滞剂是安全有效的,研究小组希望对确诊为COVID-19但尚未住院的患者进行第二次试验。他们也鼓励其他医院的同事加入他们的临床试验工作,以更快地收集病人数据。

Vogelstein说,如果这种治疗有效,它将是第二种形式的预防,在症状变得严重之前减轻症状,而不是一开始就阻止感染。他说:“最终,希望能研制出一种疫苗,这将是预防的本质。”“但在疫苗问世之前,二级预防还是很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