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对社会距离-怪你的工作记忆

- 编辑:大众自然网 -

不能对社会距离-怪你的工作记忆

在COVID-19的早期阶段,你是否决定保持社交距离,取决于你的工作记忆能保存多少信息。

这是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篇研究论文的关键发现,论文作者是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心理学副教授张薇薇(Weiwei Zhang)。该研究提供了潜在的策略,以减轻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的不遵守社交距离。

研究人员发现,工作记忆能力较强的人更清楚社交距离的好处比成本,因此,在COVID-19爆发的早期阶段,他们更遵守推荐的社交距离指南。

工作记忆是将信息在大脑中保存一段时间的心理过程,通常只有几秒钟。工作记忆能够短时保存的信息量——它的容量——可以预测许多心智能力,如智力、理解和学习。

“工作记忆容量越高,社交疏远行为就越有可能随之发生,”该论文的高级作者张说。“有趣的是,即使我们统计控制了相关的心理和社会经济因素,如抑郁和焦虑情绪、个性特征、教育、智力和收入,这种关系仍然存在。”

在美国,社交距离大多是自愿的,不遵守规定的情况仍然普遍存在,在COVID-19大流行的早期阶段尤其严重。张表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担心与社交距离相关的内在社会经济成本。但是,是什么构成了一个人的认知能力来决定是否遵守社会距离的指导原则,这在很大程度上仍不清楚。

张说:“我们的发现揭示了在COVID-19大流行早期社会距离遵从的一种新的认知根源。”“我们发现,遵守社交距离可能依赖于一个努力做出决定的过程,即评估这些行为在工作记忆中的成本和收益,而不是仅仅是习惯。对于工作记忆容量较大的人来说,这个决策过程不那么费力,这可能会导致更多的社交疏远行为。”

这项研究从2020年3月13日至3月25日,也就是美国总统宣布COVID-19疫情进入全国紧急状态后的前两周,共有850名美国居民参与。

参与者首先填写了一份人口统计调查。然后他们完成了一组调查问卷,这些问卷记录了个体在社交距离服从、抑郁情绪和焦虑情绪方面的差异。人格变量、智力和参与者对社交距离练习的成本和收益的理解也被测量。

张说:“工作记忆能力的个体差异可以预测社交距离的遵从性,就像一些社会因素,比如性格特征一样。”“这表明,决策者在提倡佩戴口罩或保持身体距离等合规行为时,需要考虑个人的一般认知能力。”

张和他的同事推荐媒体材料来促进规范行为,以避免信息过载。

“这些材料中的信息应该简洁,简洁,再简洁,”张说。“让人们更容易做决定。”

研究结果还表明,学习社交距离作为一种新常态,需要一个依靠工作记忆的努力决策过程。

“底线是我们不应该依赖习惯性行为,因为社交距离在美国社会还没有充分建立,”张。“在社交距离成为一种习惯和被广泛采纳的社会规范之前,做出遵循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的决定是需要精神上的努力的。”因此,我们将不得不有意识地努力克服我们避免做出费力决定的倾向,比如不练习社交距离。”

张预计,随着社会逐渐形成新的社会规范,比如戴面具或保持社交距离,工作记忆的贡献将会下降。

他说:“最终,社交距离和戴口罩将成为一种习惯行为,它们与工作记忆的关系将会减弱。”

接下来,该小组将分析在美国、中国和韩国收集的数据,以确定有助于人们应对疫情的保护性社会和心理因素。

研究人员还在收集数据,评估工作记忆与大流行期间的种族歧视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