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好:国内又是群雄并起,怕是撑不了多久,李

- 编辑:大众自然网 -

陈好:国内又是群雄并起,怕是撑不了多久,李

陈好:国内又是群雄并起,怕是撑不了多久,李

  文/小范说故事,本文为百家号小范说故事创作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百家号:小范说故事

  在中国古代最风光的就是皇帝,在和平时期皇帝作为一国之主日子过得那可是相当的滋润,普通的老百姓那可是望尘莫及。不过要是遇上乱世那可就不一样了,前朝的的皇帝公主都要跟着遭的罪,运气好一点能够活着,运气不好直接就被杀了,北宋的“靖康之耻”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隋朝的二代皇帝隋炀帝杨广在亡国之后,他的女儿的遭遇就十分悲惨,还被唐太宗李世民霸占。唐太宗李世民,在整个唐朝的历史上,李世民都是一个话题度非常高的帝王,一方面他逼父弑兄,杀尽兄长弟弟男嗣的残酷手段至今都让人颇为诟病,一方面他在位期间所创造的贞观之治又是大唐盛世的开端,虽然史书对他的评价可以说是毁誉参半,但是他所创造的功绩却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否认的。

  李渊与李世民,父子俩正谈得投机,有人来报:门外有个叫长孙顺德的人求见,李渊听了,稍一思考,对李世民说:“是你长孙氏的本家叔,也是你的叔岳父。”

  “我们快去迎他?”李世民说。

  “不,他是右勋卫,应在辽东前线,这时跑到这儿来,八成是从军中偷跑出来的。这么看,我不能去,你去,不管怎样,你一定要好好招待他,安置他。”

  “潜结英杰。”不知怎么,李世民嘴里突然蹦出这四个字。

  “对,这可以作为你潜结英杰的开始。”李渊很有兴致地接过他的话说。

  “孩儿知道了。”李世民会意地点点头,走出门去。长孙顺德不认识李世民,却认得李渊,见一个很像李渊的公子出来,卫士对他又非常敬畏,便知道是李世民,微笑地打量着他说:“你是,二公子?”

  “正是,不知叔岳父前来,世民有失远迎,还请叔岳父见谅。”李世民恭恭敬敬地双手一揖说。

  这回李渊算得非常准,右勋卫长孙顺德,确实是因为厌恶辽东长年征战,这才私自逃出军营。了解到李渊在太原独撑一方,便一路马不停蹄地赶来投靠。因为是临阵逃战,原心里还有些犹疑,现如今见李世民对自己恭敬有礼,一声一个叔岳父,不由得非常高兴,大声说:“一家人,说什么客套话,我是从……”

  “家父已经告诉世民,这里说话不方便,还请叔岳父到我家去,安顿下来后,再慢慢细谈。”

  世民说完带了长孙顺德,也不去向父亲告别,就匆匆地回到家中。

  这是一栋犹如世民运城时住过的大宅,只是房间比运城的多了许多。不仅长孙氏与无忌,还有侯君集、刘弘基,以及从运城带来的家丁,全都住在这里。世民先带了长孙顺德去见长孙氏和长孙无忌。两人见了叔父,非常欢喜,世民对长孙氏说:“叔父今后就与我们住在一起了,你收拾间最大最好的房子给他住。”

  “就住我那间,我与刘弘基同住。”长孙无忌说。

  “这怎么成。”长孙顺德推辞。

  “你是长辈,理应如此。”李世民对长孙顺德说,“只是晚辈对叔岳父还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快说,只要叔岳父能够办到的,就一定会尽全力去办。”

  “叔岳父住在这里,暂时不要与以前的熟人往来,就是我的父亲,你也不要去找他。”

  “你是要我隐居?”

  “暂时只能委屈叔岳父。”李世民说,“可能叔岳父不知道,皇上已对父亲起了疑心,甚至派人来传他到扬州去治罪。”

  “有这种事,这个皇上。”长孙顺德突然一扬眉头说,“如今你父亲重兵在手,怕他做什么……”

  李世民忙伸出手来,朝长孙顺德一摆,说:“父亲现在处境如此,虽然重兵在手,身边却有两位皇上的亲信,所以,我们的言语行动,都须小心又小心,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长孙顺德看着李世民年纪小小,却堂堂英俊,言谈举止,更是在理得体,不由心中佩服,说道:“既然如此,顺德一定遵从。只是顺德也有一个请求。”

  “叔岳父快说。”

  “顺德希望,你今后都不要客气,不要拿我当长辈,当兄弟就好了。”

  世民听了,对长孙氏一笑,说:“这怎么可以,你是长辈,就是长辈。只是今后有什么事情,我都会坦率地跟你说;有什么要你帮忙的,我都会毫不客气。”见长孙顺德点了点头,世民转头对长孙无忌说:“快,去把刘弘基、侯君集都邀来,我们一起来为叔父接风。”

  “我马上就去。”长孙无忌说。

  “你快去,我这里马上让厨子安排酒菜。”李世民催促着长孙无忌,高兴地说,“我们今天要托叔岳父的福,来个一醉方休。”

  酒宴间,长孙顺德看着李世民,又看看长孙氏,说:“你舅舅高士廉真有眼力,把你许配给这么杰出的郎君,只不知他现在何处,是否安好?”

  长孙氏听了,举起酒杯:“难得叔父想到舅舅,侄女敬叔父一杯。”说罢,将满杯的酒一饮而尽。眼中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往下滴。长孙氏自小父亡,舅舅高士廉待她比亲闺女还亲,想着往日舅舅的养育之恩,忍不住掉下泪来。李世民见了,心中一痛,对长孙氏说:“你不要过分担心,我一定设法找到舅舅,到时候让他来与我们在一起。”

  士廉是高俭的字。高俭原为渤海修人,从小气质高贵,喜欢文史经典。高俭的祖父高岳是北齐神武帝高欢的堂弟,被封为北齐的清河王。高俭的父亲高励,被封为北齐的乐安王。高俭的祖父与父亲,在北齐时都曾做到左仆射的官职。北齐为周取代,周又为隋取代,高俭的父亲高励虽不得志,还是做了隋朝的刺史,以后便专心培养儿子高俭,使得他“少有器局,颇涉文史”。高俭与当时大文豪薛道衡等人,因志趣相投,深结友谊,为忘年之交。后来由于和逃亡到高丽的兵尚书斛斯政关系密切,得罪杨广,高俭被流放至交趾。如今中原大乱,高俭隔绝在外,世民曾多方打探,还是全无消息,长孙氏为此不安已久,今闻长孙顺德提起,这才担心流泪。长孙顺德见世民夫妻对他非常热情,对他们的舅舅又这么牵挂,心中很是感动,抱歉地说:“都怪我,提到你们舅舅,让你们伤心。”

  “不,这怎能怪叔岳父。叔岳父挂牵舅舅,我们感激不尽。来,我们都敬叔岳父一杯。”李世民提议,长孙无忌、刘弘基、侯君集都端了酒杯站起来,大家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长孙顺德似乎有些酒意,微睁着眼对世民说:“如今皇上,东面陷入高丽之战,北面有突厥虎视眈眈,手下大臣、将军、士兵纷纷不满,国内又是群雄并起,怕是撑不了多久了。不知你父亲有何打算?”

  “父亲如今虽为太原留守,手握重兵,但毕竟还是力量单薄,而且又没有自己掌握的嫡系部队。”

  “对,对,想不到二公子年纪轻轻,却能有这般见识。”长孙顺德高兴地一笑,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放低声音说:“没有自己的嫡系,可以组建。如今乱世,像你父亲这样有威望的人,只要振臂一呼,一定应者如云。”

  “只是现在还不能以父亲的名义来做这种事情,因为那样一来,事情还没开始,父亲就会四面受敌。”

  “对,对!不过,我还是有个好办法。”

  长孙顺德说罢,又要去斟酒,却被侯君集一把拦住,拿起酒壶说:“我来给你斟,你快把你的好办法说出来。”

  长孙顺德看看侯君集,微微一笑:“你倒是个急性子,我喜欢。”说完只把眼瞪着侯君集。


陈好:国内又是群雄并起,怕是撑不了多久,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