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经济学诺贝尔奖可能弊大于利

- 编辑:大众自然网 -

气候经济学诺贝尔奖可能弊大于利

尽管人类已经发出了几十年的可怕警告,但仍有许多原因导致人类未能控制住气候变化。

以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为主要动力的能源系统的惯性;每年有5000亿美元的化石燃料补贴;领导人过于腐败或软弱,无法推动系统性变革;富人不愿改变消费方式,而穷人渴望增加消费——所有这些都是减缓、更不用说停止全球变暖这一势不可挡的巨大障碍。

然而,顶尖科学家和经济学家表示,气候行动还有另一个障碍值得更仔细地审视: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威廉j诺德豪斯(William J. Nordhaus)影响深远的著作。

近半个世纪前,当其他经济学家对资源稀缺念念不忘时,诺德豪斯明白,环境恶化可能是对经济增长更大的长期威胁。他以惊人的准确性预测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危险区域的二氧化碳污染水平。

“我认为气候变化是对我们的星球和我们的未来的威胁,”诺德豪斯(Nordhaus)在领奖时说。

1991年,他进行了一项开创性的研究,权衡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成本和收益,后来成为计算气候变化现在和未来经济损失的标准工具箱。

它还确立了碳税作为促进绿色增长的关键政策杠杆。

然而,专家们表示,诺德豪斯在斯德哥尔摩发表获奖感言时,他的模型可能弊大于利——这些模型与全球变暖的加速步伐以及经济学领域的新方法都不同步。

证据一是诺德豪斯的结论:将全球变暖控制在3摄氏度以内的成本(以经济增长损失来衡量)超过了避免影响带来的好处。

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所长约翰·罗克斯特罗姆(Johan Rockstrom)说:“这根本不符合气候科学。”罗克斯特罗姆对法新社说:“全球变暖3摄氏度对人类来说是灾难性的结果,这是自然科学中一个明确的发现。”

如果说气候科学家早就对诺德豪斯的工作发出了警告,那么经济学家——除了少数例外,比如已故的哈佛大学环境经济学家马丁?韦茨曼(Martin Weitzman)——的批评则更为近期。

但也毫不含糊。

诺德豪斯的模型被称为DICE,即气候和经济的动态综合模型,“存在着严重的缺陷,不应该被认真对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告诉法新社。

“事实上,这很危险,因为如果我们搞砸了,我们就没有别的星球可以去了。他所传达的信息是鲁莽的。”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经济学家热诺特?瓦格纳(Gernot Wagner)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致力于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的另一种方法,对他来说,这是个时机问题。

“如果诺德豪斯在20年前获得了诺贝尔奖,那将有助于气候政策的制定,”瓦格纳告诉法新社,并补充说诺德豪斯“绝对”应该获得这个奖项。

“但他两年前赢得大选的事实,在很多方面都是一种倒退。”

碳的社会成本

接受法新社采访的专家们概述了对诺德豪斯工作的两项核心批评,一项是从伦理的角度,另一项是从罗克斯特罗姆等地球系统科学家的角度。

诺德豪斯拒绝“单独回应”详细描述这些批评的电子邮件问题,他表示,这些批评“通常有一半是对的”。

他对法新社说:“我的主要观点是,在欧盟之外,本世纪我们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连一小步都没有。”

“我们需要国家机制(比如碳税和技术支持)和国际合作(比如碳契约)。这就是我今天努力的方向。”

如果对诺德豪斯标志性成就的分歧不过是象牙塔里的争吵,那么他一度具有开拓性的想法是否落后于时代潮流也就无关紧要了。

然而,这种讨论绝不是学术性的。事实上,这一关系——人类是繁荣昌盛还是仅仅生存下去——几乎没有比这更高的了。

“他的贡献之所以更加引人注目,是因为他对政策的深刻影响——这不是每个诺贝尔奖得主都能说的,”诺德豪斯论文的合著者、耶鲁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斯·吉林厄姆(Kenneth Gillingham)赞许地说。

这种影响在所谓的“碳的社会成本”中体现得最为明显。“碳的社会成本”量化了全球变暖造成的损害,并指出了遏制排放所需的政策行动——即碳的价格。

“如果有一个气候经济分析的圣杯——一个试图概括气候变化的巨大复杂性的单一数字——那就是‘碳排放的社会成本’,”瓦格纳说。

诺德豪斯是第一个将成本效益分析应用到全球变暖问题上的经济学家,用他的话说,“一方面衡量减少排放和减缓气候变化的成本,另一方面衡量减少破坏的成本。”

换句话说,为了避免50年、100年或200年后的气候影响,我们今天愿意付出多少?

为了做出这样的计算,诺德豪斯需要给一些从未以美元计算过的东西定价:一吨二氧化碳污染。

“打折”的后代

对诺德豪斯来说,这个神奇的数字大约是每吨40美元,随着全球经济从棕色向绿色过渡,这个数字应该会逐渐上升。

“这对于确定奥巴马领导下的美国碳排放的社会成本至关重要。这反过来至少间接地作为美国在《巴黎气候协议》和《清洁能源计划》中承诺的基准。

尽管诺德豪斯因为开创了这一概念而受到赞扬,甚至受到他的批评者的赞扬,但人们发现他应用这一概念的方式存在缺陷。

要确定碳污染的价格,就需要估计气候变化在未来会造成多大的破坏,而为了估算出这一点,经济学家们对50年或100年后海平面上升或更频繁的热浪的影响,采用了一种称为贴现率的方法。

理由很简单:假设全球经济继续增长,未来的社会将更加富裕,而且——有了更好的技术和更多的资金——可以比现在更容易地应对这些影响。

使用这种经典方法的经济学家通常将未来的损失折算为4%或5%,按年复利计算。

但科学家和一些经济学家说,如此高的比率大大低估了未来几代人面临的风险。

假设2120年的气候破坏估计为2万亿美元,而按照英国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在其里程碑式的2006年《斯特恩评论》(Stern Review)中提出的建议,如今每年避免气候破坏所需的投资约为全球GDP的1%,即8600亿美元。

如果这些未来的影响以每年4 - 5%的折扣计算,它们的“价值”在一个世纪后将下降到150 - 390亿美元——比避免它们的成本低20-30倍。

但是,如果按照斯特恩等人的建议,把同样的影响折算为0.5%,那么从现在起一个世纪内,这些破坏的价值将超过1万亿美元,从而使占GDP 1%的投资变得有价值。

斯特恩在2018年诺贝尔奖授予后不久评论说,低估气候变化的代价意味着“世界领导人既不了解对生命和生计的风险的严重性,也不了解采取行动的紧迫性。”

弹药的怀疑论者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地球系统科学中心主任迈克尔·曼恩认为,诺德豪斯的“严重的社会折扣不恰当地减轻了不成比例地落在后代身上的破坏性影响,可以说违背了基本的伦理考虑”。

诺德豪斯的算盘还挑战了全球政治共识,而这一共识已经开始出现裂痕。

2015年的巴黎气候条约要求持有“低于”的温度上升2摄氏度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和联合国的气候科学委员会(IPCC)随后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公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同一天,诺德豪斯被授予诺贝尔——1.5摄氏度是一个更安全护栏。

Rockstrom说,他的想法“不仅为气候怀疑论者提供了弹药,也为那些对现状更满意的主要参与者提供了弹药”。

“这让他们可以说,‘如果经济的最佳温度是3摄氏度,那么我们可以在下个世纪继续燃烧化石燃料而不会出现任何重大问题’,”他补充道。

“在面对壳牌(Shell)、英国石油(BP)、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汽车业和能源公用事业公司的高管领导层时,我听到了这种说法。”

最终,气候经济学的全部内容都是关于衡量风险和不确定性,而这正是诺德豪斯的观点遭到自然科学家和一些经济学家抨击的地方,他们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

自诺德豪斯开展基础性工作以来的30年里,联合国气候科学小组(IPCC)定期总结的数万项研究表明,全球变暖的发展速度比以前认为的要快。

他们还揭示了地球气候系统的多个阈值,一旦越过这些阈值,自然本身就会加速全球变暖,要么是向大气中添加更多的温室气体(冻土融化、森林火灾),要么是吸收更多的太阳辐射力(镜状的北极冰盖融化)。

科学家们表示,诺德豪斯的模型——假设变化将是渐进和线性的——未能认识到这些“引爆点”的潜在和危险。它们也没有充分考虑到可能造成灾难性损失的低概率影响。

一种新的模式

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对法新社表示:“近年来,飓风、火灾、干旱等极端事件非常明显——所有这些都没有在他的分析中得到充分的解释。”

诺德豪斯最近试图通过评估与格陵兰冰盖融化有关的风险来反驳这些批评。去年海平面上升的40%是由格陵兰冰盖融化造成的,冰盖内的冻结水足以使海洋上升7米。

但科学家们认为他的研究是在自我辩护。

“这是诺德豪斯的方法在现实世界中失败的一个完美例子,”曼恩说。“再多的财富也无法重建冰盖,数千亿人的流离失所将导致大规模的动荡和冲突。”

他补充说:“不可能准确地给它贴上价格标签。”

最后,最尖锐的指责诺德豪斯的诺贝尔可能来自在自己的部落,另一种学派基于金融经济学风险分析在排放二氧化碳,看起来就像它将在其他的财务决策,从而将二氧化碳作为一种资产,尽管有负面的回报。

“这是一种可能置我们于死地的资产,所以我们需要评估它的负面影响,”Wagner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说。Wagner和Robert Litterman是高盛前高级风险经理。

瓦格纳说:“诺德豪斯的骰子模型隐含地假设,当我们更富有时,气候损害更严重,我们应该从低碳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提高碳的价格。”“但如果气候变化让我们每一步都变穷了呢?”

他指出,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十项经济研究表明,全球变暖已经在影响经济增长率和生产率。

瓦格纳补充道:“我们不以道德争论的力量来反对DICE的结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模型,通过认真对待金融经济观点来计算二氧化碳的价格。”

这个价格并不是账单上的20、30或40美元。在我们的模型中,我们的价格不能低于每吨120美元。”

?2020年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