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火灾的铅沉降物可能被忽略了

- 编辑:大众自然网 -

巴黎圣母院火灾的铅沉降物可能被忽略了

2019年4月15日,全世界眼睁睁地看着黑黄相间的浓烟从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滚滚而出。大火就发生在大教堂的屋顶和塔尖下面,那里覆盖着460吨的铅,铅是一种神经毒性金属,对儿童尤其危险,几个小时以来一直是黄色烟雾的来源。大教堂正在修复,但仍有疑问,大火向周围社区排放了多少铅,对附近居民的健康构成了多大威胁。

今天发表在《地球健康》(GeoHealth)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使用从大教堂附近收集的土壤样本来估计火灾中当地铅沉降物的数量。土壤样本中的铅含量表明,近一吨的铅尘在火灾现场一公里(0.6英里)范围内下降,而火灾下风地区的铅含量是烟雾路径之外地区的两倍。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在短时间内,居住在火灾下风一公里以内的居民可能比法国当局测量的结果更容易暴露在铅沉降物中。

早期证据表明,这场火灾增加了巴黎的铅暴露。在距离大教堂50公里的地方进行的空气质量测量发现,火灾发生后一周,空气中的铅颗粒比平常高出20倍。然而,法国地区卫生机构在火灾发生几周后公布的一组测量结果显示,在教堂周围的禁区外收集的所有样本的含铅量都低于法国规定的每公斤土壤含铅量300毫克的标准。当时,人们担心卫生机构低估了潜在的健康影响,不够透明。

哥伦比亚大学拉蒙特-多尔蒂地球观测站的地球化学家、这项新研究的主要作者Lex van Geen说:“有一个争议——孩子们是否暴露在这些放射性尘埃中?”“所以我想,不管我得到的是还是不是,都值得记录下来。”

在2019年12月和2020年2月,van Geen从树坑、公园和大教堂周围的其他地点收集了100个土壤样本,特别是在西北部,那里是火灾当天大部分烟雾扩散的地方。当铅进入土壤时,它往往会留在土壤中,因此它可以比道路和人行道等坚硬地表更长久地保存放射性尘降物的信号,因为坚硬地表会被雨水冲刷和冲刷。

“这不是一次特别吸引人的探险,”范根说。很多人都向我投来奇怪的目光,想知道这个老人为什么要铲起土,又要避开狗的粪便,还把土装在纸袋里。但它还是完成了。”

未受污染土壤的含铅量应低于每公斤100毫克。然而,在大教堂遗址一公里内采集的样品中,平均含量为200毫克/公斤。而在火灾的西北方向下风处,铅含量明显更高,平均含量接近430毫克/公斤,是周边地区的两倍,超过了法国的300毫克/公斤上限。

由于样本地点不是均匀分布的,合作者姚玉玲和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统计系的安德鲁·格尔曼使用统计方法预测了铅的总体分布,计算了烟柱内部和外部的平均值,并估计了落在火灾附近的铅总量。根据他们的计算,有1000公斤(2200磅)铅沉淀在大教堂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这比目前估计的1到20公里范围内的铅沉降量高出6倍。

姚说:“我们对铅超标总量的最终估计要比之前其他团队的报告大得多。”“当然,我们衡量的东西略有不同,但最终,所有在科学发现上的分歧都将得到更多数据的验证,尤其是当它们对政策和公共卫生产生深远影响时。”我希望我们的工作能给这个方向带来一些启示。”

很难确定铅是如何影响人类健康的,因为火灾后立即采集的土壤、灰尘和血液样本太少了,van Geen说。其影响可能比含铅汽油低得多,到2000年,含铅汽油已被完全淘汰。然而,铅可能会对生活在火灾下风向的儿童造成短暂但重大的健康危害。

6月4日,火灾发生七周后,法国政府允许当地医院按需进行血液检测。这是在附近公寓的一名儿童被发现血液中铅含量超标后才发生的。(随后的调查发现,在这起案件中,更有可能的罪魁祸首是另一种铅来源。)土壤和粉尘测试同样被推迟,范围也受到限制。

在范根看来,政府表示它有能力做出反应,但反应速度不够快。他说,通过主动收集和公布环境和血铅数据,应该更清楚地传达形势的紧迫性。这可能会促使更多的父母在火灾的下风处用湿纸巾清除室内灰尘,并防止孩子在泥土中玩耍,从而减少他们暴露的机会。